Category Archives: My life

Simple and complex

国殇?很忙!

今天是 7.23,早上路遇军车开道的领导车队。晦气!
随得打油诗一首,以慰亡灵……
本是发在围脖上的,复看,貌似油打得不够酱啊。
随即做了修改,重发于此。

国殇?很忙!

水浸亡魂骨未凉,高铁旧痛犹新伤。
奈何桥上汤一碗,生人心悸故人忘。
无意讽你官家事,朝闻警笛若报丧。
放了天朝八千屁,领导摆手话很忙。

73字小诗

图片来自我的另一篇博文:《围墙》——钱终输

我走了
无声无息
来不及挥一挥手
留下一声叹息

他日
如若你看到我的骨灰
请把它
撒在那广场的泥潭里

所有人
都会走得
无声无息
只是还有谁记得
那一百六十对
代表自由的翼

G+ for Android! I’m very angry with you!

Original version from http://the-wounding-pen.blogspot.com/2011/01/why-i-write-by-george-orwell.html, thx!

Hey, guys. I don’t know how do you think about with the G+’ app on the Android platform. Because I was a bored fool. I installed the G+ app into my mobile phone and got hurt from it…

Sorry for my bad English. I’m not good at English writing. I hope you will understand me.

Here’s my story, bla bla bla …

Continue reading G+ for Android! I’m very angry with you!

我们要什么样的.NET程序员

外刊IT评论今天抽风,发了很久以前的一篇博文的译文出来:《为什么我们不要.NET程序员》。本文一发,各种口水接踵而至。这篇文章实际上是《CEO Friday: Why we don’t hire .NET programmers》的译文,原文作者在发文后的两天的时间里不断的根据读者反馈对文章进行了更新和补充。但是遗憾的是外刊IT评论却未能翻译完整(不,不,你们不要指望我会翻译剩下的部分,我对此毫无兴趣。),这使得这篇很有闪光点的文章立刻变成了“孰优孰劣”的口水文章了。

看看中文翻译后的评论吧:

有一种人,自己写不出东西,就怪能写出东西的人使用的工具太先进

弱智文章

SB文章,还以为有什么高深的见解,完全是个自以为是的家伙。至多不过是了解了.net之外某一些东西,对自己完全不了解的东西大放厥词还放出优越感来了。

俺作为一名.NET程序员,鉴定结果为,“此文纯属标题党”,一笑而过~~~

我对留下这些评论的程序员感到悲哀……

我们的团队也有着大量的.NET工程师,我每天与他们共处。他们中间有聪明的、优秀的、稳重的工程师;也有躁动的、浮夸的、随意的编码人员。他们能够产生符合设计规范和要求的代码和系统;也会在不经意之间向系统引入致命 bug 而导致生产环境的崩溃。他们其实与依赖其他技术架构的程序员并无多大的不同。

Continue reading 我们要什么样的.NET程序员

[翻译]S代表着Simple

我从来都不是 SOAP 的拥护着。甚至,我对 xml 都会有一种天生的恐惧。别问我为啥,我也不知道。性情如此吧。
这个故事是我看过的最搞笑,也最命中 SOAP 的要害的段子。看完之后,我突然明白我为啥不那么喜欢 SOAP、WSDL、UDDI之类的了。

翻译至此,大家一起乐乐。

原文在此:http://harmful.cat-v.org/software/xml/soap/simple

———-翻译分割线———-

S意味着Simple

Pete Lacey 编撰

在 Burton 团体的应用平台服务组内,支持 REST 的人和支持 SOAP 的人已经进行了很久的论战。在大多数情况下这只是外部论战的一个缩影。在最近的一次交锋中,当讨论到 SOAP 和 web 服务的复杂性时,SOAP 的一方这样说到“在之前的 WS 情形下,SOAP 确实是简单的。这也就是 S 所代表的东西。”

那么现在是历史课时间。这是 2000 年,一个倍受折磨的开发者遇到了一个问题……

Continue reading [翻译]S代表着Simple

[翻译]Dennis Ritchie:Steve Jobs 的巨人肩膀

原文来自:http://www.wired.com/wiredenterprise/2011/10/thedennisritchieeffect/

Jobs 和 dmr 老爹前后离开,让很多人不能不将其放在一起谈论。无论如何,他们都是伟大的人。有的时候在很短的时间里,这个世界同时失去两个伟大的人,是一件很难言语的事情。

“If I have seen further it is only by standing on the shoulders of giants.”- Isaac Newton.

仅以此向 dmr 老爹致敬。

———————翻译分割线———————

Dennis Ritchie:Steve Jobs 的巨人肩膀

Cade Metz撰写 2011十月13日 7:14 pm

对 Dennis Ritchie 的悼念完全不能同 Steve Jobs 去世后在 Web 上纷飞的如潮水般的赞美相提并论。但是他们确实如此。

甚至更夸张一些。

“当 Steve Jobs 上周去世后,产生了声势浩大的哀悼活动,而这是另人感动和恰当的。虽然 Dennis 有着更大的成就,但是公众甚至不知道他是谁。”另一个程序界的传奇,现在是一名 Google 人,在著名的贝尔实验室工作的20年里同 Ritchie 每日穿过同一个门廊的 Rob Pike 这样说到。
Continue reading [翻译]Dennis Ritchie:Steve Jobs 的巨人肩膀

R.I.P. dmr

在 Google Plus 上看到这个消息,淡淡的,有一些悲伤。上帝难道要学习C语言,并将天堂的系统换成UNIX的了么?

本想写点什么纪念一下,但是突然觉得对于这位神来说任何文字都显得苍白无力。

虽然他说“I am not now, nor have I ever been, a member of the demigodic party.”但真的神终究是真的神。

R.I.P. dmr! We will miss you, Dennis Ritchie.

手上有几个ifttt的邀请

ifttt 是 IfThisThenThat 的缩写,中文大体上说就是“如果这个,就那个”。说白了,就是一个消息分发网络,将用户所拥有的若干网上的资源相互整合。有点去中心化的节点通讯通道的味道,又有点SOA的消息总线的味道。

前天在 ifttt 上填写了邮箱申请邀请测试,昨天居然就收到了邀请。于是顺利注册之……现在又有了 4 个邀请,有谁需要的跟 comments 留邮箱吧。

2011-7-7:诸位不用再留邮箱了,邀请码我真得是一个都没有了。

Android 上的 SSH 通道翻墙利器:Connectbot

最近发现,Android 翻墙版 Opera越来越难以翻墙了。越来越卡,越来越慢……有时甚至完全打不开。于是乎,得寻其他途径。VPN 我是不想用的,一用,整机翻墙,有时用起来反而还慢。

还好,发现 Connectbot 这个利器。Connectbot 是 Google Code 上的开源项目,在 Android 市场上的原文介绍如下:

ConnectBot is a powerful open-source Secure Shell (SSH) client. It can manage simultaneous SSH sessions, create secure tunnels, and copy/paste between other applications.

This client allows you to connect to Secure Shell servers that typically run on UNIX-based servers.

要知道,SSH Tunneling 是我在桌面翻墙的至爱,Firefox 配合 FoxyProxy 可以选择性翻墙,很是轻松。

使用 Connectbot 翻墙很容易,只需下面四步:
Continue reading Android 上的 SSH 通道翻墙利器:Connectb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