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毛主席诞辰116周年

这是过得哪门子的节?

“各位旅客请注意,本日1、2、3、4号线将推迟收车一小时。祝大家节日快乐。”

呃?节日?今天(12月24日)是什么节日?

听到地铁站里一遍又一遍的广播(复读机啊,复读机!唉,人家本来就是复读机……)心里突然一惊。算阴历、算阳历都没什么重大节日啊。

降温前的广州丝毫不掩盖自己花城的美誉,十二月下旬依然守住潮湿的空气,将气温坚挺的保持在北方秋初的水平。过节嘛,按照广州人的习惯,自然是要隆重一点的。一条一条大腿在街上舞动,晃得人眼晕。同时,皮衣、长靴、毛领也在路边飘来飘去。让人觉得是到了百老汇的后台,夏威夷特色的曲目未停,阿拉斯加的节目要上。

走在街上,到处洋溢着节日的喜庆气息。每个商店都在播放着:“唉,为什么油,买贵,可贵死我死。唉,为什么油,买贵,可贵死我死。俺还的赔牛呀?”

哦,对哦,圣诞节哦……

24日是毛主席诞辰116周年,前两夜,一切平安,所以叫平安夜。24日是毛主席诞辰116周面,前一夜,圣诞啊!(别跟我扯耶稣基督,洋神管不着东土这点闲事。)

找到了过节的理由,中国人也安心的过起了圣诞节。一时间,举国欢腾……(在此引用 CCAV 解说 n 万字,未付版税)。“房奴”忘记了贷款还没还完,“有车”忘记了油刚涨价,“股民”忘记了近期的熊吻,“站长”也把 cn 放下……

突然,我莫名的想起了周先生那段对自己在广州的经历的小结:“这半年我又看见了许多血和许多泪, 然而我只有杂感而已。 泪揩了,血消了; 屠伯们逍遥复逍遥, 用钢刀的,用软刀的; 然而我只有“杂感”而已。连“杂感”也被“放进了应该去的地方”时, 我于是只有“而已”而已!”

呵……百姓,也只是图个乐子而已罢了。何必去追究到底这是过得哪门子的节呢?

百姓自己明白,问题是,你们明白吗?

对,就是说你,说你,还有你,不用躲,群众看着你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