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数据的危害

就我个人来说,离开学校进入工作之后,就离“入侵”啊、“破解”啊、“黑客”啊越来越远了。年龄越来越大,明白的事情理应越来越多。理应明白那些在 sunnet 百无聊赖瞎扯蛋的日子是回不来啦!

这两年业内的发展还真有点另人惊讶,不停的有新的数据泄漏,有新的重大安全漏洞,有新的安全事故发生,只是似乎从手法上来说并无新意。依然老三篇:0day + 社工 + 易入目标。但是想想也对,自古打劫的就是威胁、恐吓、讲道理。手中的武器怎么更替,这根基是不会动摇的。不过有这么多数据样本,不玩玩实在是对不起人民群众啊!

一不留神,扯了很多的蛋出来。那么回到主题,这两天疑似 12306 又泄漏了数据了。我拿到的是一个有 131653 条记录的文本文件。原始编码是 GB18030。至于这个数据到底是 12306 还是其他抢票平台泄漏的这个无从追究(或者不必要追究了)。在这次事件中,我遇到的对于这份数据最常见的反应(不论是技术人员还是非技术人员)都颇为一致:我搜了,里面没我……。确实,相对 12306 那庞大的用户信息库来说(数据总量估计是这个样本数据的一万倍以上,但是即便就是这个总量距离我们概念上的大数据还是很小的),要在这个小样本数据中找到自己其实不并不容易。那么换句话说,我们是不是就可以认为,这个广为流传的样本的价值(危害)很小了呢?

Continue reading “小”数据的危害